时间与死亡就黑夜小巷站你身后的怨灵

日期:2019-11-30编辑作者:影视资讯

  男人们都是天生的彼得潘,游离,任性,害怕承诺,拒绝成长,永远游戏人生。可容易的是一时,难的是一世,时间与死亡就黑夜小巷站你身后的怨灵,看不见摸不着,可往往在不知不觉间溶入你的骨骼侵蚀你的容颜吞噬你的梦想,而那轮叫做“现实”的太阳会用炙热的光芒燃烧你用蜂蜜做成的翅膀,让你从天空中狠狠坠落,再也无法飞翔。
  可终究还是有人成功逃脱了岁月的魔掌。这个叫瑞恩的男孩或男人,他逃离地面,把自己包裹在空中,不停的转换城市转换季节来躲避时间女神的的搜捕。而飞机是他的永无岛,他用积累飞行里程的方式妄图换取把名字铭刻在机身上这样的永恒。
  恰好我们生活在一个轻化量的卡器时代,满汉全席变成浓缩胶囊,皮具变成保暖内衣,电脑变成笔记本,胶卷卡片机变成数码傻瓜机,连虚幻的网络都将变成能随身携带的第六感科技。金钱,身份,地位甚至都化成了薄薄的一张张卡片。东西越来越小,背包能装下的越来越多,人的欲望反而越来越大,房子、汽车、IPOD、工作、健康、爱、小三、基友,什么都想要,什么都不想舍弃,所以反而负重越来越沉,走的越来越慢,死亡也就来的越来越快。躲在云层之上的瑞恩俯看着这些自我束缚的人们,笑这些凡人的庸碌,他把自己的背包一倒而空,居所、家族、伴侣什么的都可以抛弃。只不过当身体越来越轻盈,灵魂漂浮的越来越高,在那云层之上的彼端,空气渐渐微薄,呼吸开始有一点困难。
  他是普通人中的怪物,是成人中的孩子,是失业人中的裁员者,是人流中的逆行者,是住在空中的地禽,是迷失在美国的美国人。可是孤独吗?需要陪伴吗?想要真心的交流吗?不,这样高速的生活哪有时间去忧伤,孤独只不过是日常中的调味剂,永久的是变换的旅程,而路过的每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聊天,何况他想他已经找到了永恒的玩伴,这样一个和他一样迷恋飞行风景的女人才配的上他,毕竟只有同样是雄鹰才能比翼双飞。但他终究还是错了,她其实是一只风筝,脚下有那根线牢牢的栓住自己,才敢放心大胆的迎风飞舞,因为她知道,终究有回的去的地方。
  而他是只无脚鸟, 没有停歇,没有终点,只有选择不停的飞翔,当他落地的时候,就是死亡。
  于是到最后,和所有彼得潘们的故事一样,他的温蒂们都离开了他,只剩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孤岛上,可他知道,正如1900踏上了陆地,体会过了把站在地面上的塌实与安稳以后,他就已经不能再是带着翅膀的小飞侠了。那对平凡生活的倚赖和向往,正如同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,只有当他把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,才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最真实的呼吸,正是因为明白了有死亡的隐影方能知晓活着的伟大。
  你看,永恒的东西其实是虚无吧。

  “我以前想过无数次这个时刻了,想象我们坐在这里的对话。”
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   “我都忘记了。”
   “没关系,人人都有那么一天,记不住事情。”

   只要重新踏上旅途,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吧,忘了亚历克斯和娜塔莉,忘了出嫁的妹妹和分居的姐姐,忘了从桥上跳下去的姑娘,忘了温蒂,忘了自己的名字,忘了飞行的理由,忘了什么是痛苦,其实也就是忘了什么是快乐。
  其实就算堕入凡尘又如何,背包里塞满了过多的物件,行旅蹒跚,死亡距离的越来越近。但是只要有人陪伴,我想,失去羽翼的彼得潘这一路也不会孤单吧。

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影视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时间与死亡就黑夜小巷站你身后的怨灵

关键词:

这主要体现在工作、爱情和亲情三方面

「想象一下你正背着一个包。我要你们想象一下,背带勒在肩膀上。感觉到了么?现在我想让你们把生活中所有的东...

详细>>

比如这海报中清晰无误又分不清天上地下清晨黄

额,懒到我这种地步的人动手码字,虽然依旧毫无价值,但还是够有诚意,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于写一些稍有长度的中...

详细>>

瑞恩对娜塔莉

对于“在路上”这件事儿,我从心底里是拒绝的。源于中国人安土重迁的思想,我一直认为居无定所的漂泊很可怕。...

详细>>

倪妮坦言压抑到内伤

倪妮饰演方茴压抑到内伤 由青春片教父张一白执导,据九夜茴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《匆匆那年》将在12月12日登陆全国...

详细>>